惊鞘

“我忽然觉得,春风十里也不及你。”
“呦,嘴巴磕糖啦。”




站CP持久稳定,天雷所有凹向

“我用这来形容我们的爱情,就像在tearoom战战兢兢的交合,在镜头前暴露无遗,肮脏又伟大。”

“我的心硬成石头了,哭不出来。”

枫城为什么叫做枫城呢,当年他的母亲生下他,就去屠了他爹满门,红色的血,红色的喜服,红色的枫叶,整座城都在流血。他母亲用最后的力气在他的小被子上写了“枫城”二字。

昨夜停红烛,今朝有酒醉。

温远愁游历于江湖中,不属于名门正派也不属于邪门歪道,但有着自己的信念。

有一天,他救了一名魔教弟子,那人咳了他一脸血,说自己叫枫城,故事就开始了。

说实话我也磕过几天卡黄😂现在看到她们都掰成这样了有点感慨,还是纸片人好啊,你看我们南北组一直甜甜蜜蜜各种合唱还有初吻加成,要是那个企划能继续搞下去她们说不定孩子都有了(。)

总感觉,如果没有老嘉世那堆破事和刘白告等在中间瞎鸡巴挑,孙翔和老叶的关系应该能挺好,想让他们俩做朋友啊。

雷文吐槽中心简直是我的快乐源泉了,泡了一小时都在笑

关于欺骗

人总是爱相互欺骗。八田美咲有时会想。
年幼时经常撞见母亲独自坐在卧房里流泪,被发现了就说是沙子迷住了眼睛,连小孩子都能看穿的谎言。为了安慰母亲,八田美咲总是装作一副相信的模样,是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该有的样子。八田这时还没有圆滑处世的概念,只是下意识装作一副笨笨的样子,他知道,母亲喜欢他这样,和平常人家的小孩一样,活泼好动没心没肺。
他讨厌这样,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事,欺骗了母亲,可他又不得不这样做。
他想不通,知道自己脑子不太灵光,索性就不想。他交了几个朋友,友谊带来的热度几乎冲走了这个问题。他容易对喜欢的东西兴奋上头,所以毫无疑问,他又吃亏了。
和伏见猿比古的相遇偶然又必然,他看着伏见被屏幕光晕染得不真切的脸庞,在心底默默念叨。
“愿这将不是我最后一次相信别人。”

那时,伏见猿比古看着身前的人,明明又瘦又小像只焉巴的小野猫,却承载了三个人的愿望。伏见小心翼翼地碰了八田美咲飞扬的橙发,在心中发问,我要开始接近你了,最后问你一次,你是那个人吗?回答他的是更有力的骑行。